Graduate Feature 2020

北京德威学生是如何决定毕业去向和所选专业的?这一路上,教师和学校升学指导顾问又是如何支持和引导他们的?本周起,我们将开启毕业生访谈系列报道,带您深入了解学生们的个性化升学旅程。

本周我们将聚焦那些从课外活动经历中锁定大学专业的故事,其中还包括了一个受到课外活动经历的间接影响而找到心仪专业的事例。

Jason R

Jason R

毕业生:Jason R

毕业去向:伯克利音乐学院

专业:音乐表演与作曲

Jason R

Q: 你是什么时候且如何发现你对这个专业感兴趣的?这一兴趣是怎么培养和发展起来的?

虽在移居中国前我就开始学习钢琴,但直到五年级的第一节音乐课上,我才初次接触长号并一下子爱上了这个乐器。对爵士乐的兴趣来源于我在北京德威Diversity多样化系列活动中参加的首个Roy McGrath大师班。多年来,为国际学校合唱团音乐协会(ISCMS)创作不同风格音乐和与来访艺术家(包括Chris Artley, Paul Jarman等)的互动,使我在作曲的道路上不断成长。

 

Q: 在常规课程外,你是在学校发展这一兴趣爱好的?

从中学开始,我就加入了多个学校音乐乐团并一直坚持了下来。十年级时,我组织创立了Jazz Combo乐队,并经常为校外慈善活动和学校夜莺计划项目提供演出。此外,国际学校合唱团音乐协会(ISCMS)、德威音乐节(DFM)、WABX和德威奥林匹亚盛会等音乐外出之旅给予了我与其他国际学校的音乐家建立联系和沟通的机会。在学校之外,我还曾有幸受邀加入北京Blue Note的爵士管弦乐队和爵士魔方八重奏乐队进行演奏。

 

Q: 在探索最适合自己的大学院校时,你考虑了哪些因素?

对于我来说,广泛的音乐家社交网络与音乐项目质量同样重要。在参加完为期五周的伯克利夏校后,我对学校情况有了充分了解,这对我的择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伯克利有很多来自德威集团学校和北京其他国际学校的校友,这段时间与他们的交谈使我十分受益,也使我对未来的学习和生活更加充满信心。

 

Q: 在过去的几年里,学校老师和升学指导顾问是如何影响或支持你的?

教授过我的所有音乐老师都对我作为音乐家和个人的成长都有着深远影响。我对他们多年来给予我的支持感激不尽,无论从音乐外出之旅和音乐会的安排,还是对未来提供的宝贵建议,小到乐队排练遇到的困难,大到拓展论文写作和大学选择。此外,因为我同时申请了英国和美国的学校,学校升学指导老师也为我提供了无尽的帮助,特别是不同类型文书的准备和辅导。

 

Q: 对未来你有什么长期规划?

我的最终目标是无论我最终走到哪里,我可以从事教学、演奏和作曲工作。我计划在完成本科学业后,继续深造,然后再决定是留在美国还是返回韩国或中国发展。

 

 

Jennifer Z

Jennifer Z

毕业生:Jennifer Z

录取院校:牛津大学、伦敦大学学院、伦敦国王学院、杜伦大学、爱丁堡大学、芝加哥大学

专业:英语语言与文学

Jennifer Z

Q: 你是什么时候且如何发现你对这个专业感兴趣的?这一兴趣是怎么培养和发展起来的?

我六岁时搬到澳大利亚,当时几乎不会说英语。在最初的几个月里,我疯狂地阅读,试图认识并记住我能抓到的每一本书中的单词。我的语言能力由此得到了提升,从那以后我就成了一名“书虫”。

 

Q: 在常规课程外,你是在学校发展这一兴趣爱好的?

我一直认为文学是一个相当小众的兴趣。当我进入中学部,我惊讶地发现原来有一系列丰富的活动可以选择参加。当然,最先吸引我的诸如写作比赛、写作俱乐部和杂志实习这样的项目。不过,最终我从阅读转向表达。这些年来,我一直热衷于辩论,并在12年级组织成立了学校的第一个律师会。

 

Q: 你是如何将所有参与的课外活动联系在一起的?

我很幸运,我很善于将找到事物间的联系。对文字的热爱给了我接触和了解很多迥然不同领域的机会,无论是演讲、编辑文章,还是作为学生代表带领学校参观。

 

Q: 在过去的几年里,学校老师和升学指导顾问是如何影响或支持你的?

我的英语老师花了七年时间将我从一个仅仅渴望阅读的人培养成一个优秀的阅读者。我的老师帮助我提升了宝贵的分析和评论技能。后来在IB学习中,Mr Harmon和升学指导团队帮助我挖掘自身特质,并通过个人文书和模拟面试呈现出来。过去的两年充满挑战性,但多亏了我的老师和升学指导,同时和他们一起共事也十分愉快。

 

Q: 对未来你有什么长期规划?

目前,我计划攻读法学硕士学位。但同时,我也渴望对出版业进行探索并积累一些实习经验。英语是一个基础学科,它能为很多行业打开大门。我很期待看到在未来它会带我去向何方。

 

 

Bryan L

Bryan L

毕业生:Bryan L

毕业去向: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

专业:电影

Bryan L

Q: 你是什么时候且如何发现你对这个专业感兴趣的?这一兴趣是怎么培养和发展起来的?

从小我就对写作和讲故事特别感兴趣,视书店为我的“避难所”,而业余时间则喜欢创作漫画书。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痴迷于电视节目和电影。直到我看了Alejandro Iñárritu 2014年制作的电影《鸟人》,我才意识到原来故事可以借助电影以如此独特且富有创造性的方式进行表达,我对电影这种艺术形式的浓厚兴趣与欣赏也与日俱增。从IB电影课程中,我了解到电影制作的严谨,团队合作的重要与乐趣以及创意尝试的种种挣扎与收获。

 

Q: 在常规课程外,你是在学校发展这一兴趣爱好的?

我有机会于2019年担任北京德威有史以来首个红毯电影奖“The Eddies”的市场宣传负责人,组织当年年度校内电影制作成果的庆祝活动;我还作为联合导演和编剧,带领我们Wodehouse阵营参加了学校2019年级阵营短片大赛。那次活动是我经历过的最令人紧张的经历之一。我不仅需要计划、安排和组织包括演员和工作人员在内的整个团队,还要协调大家繁忙的日程计划并确定拍摄地点。我十分感谢大家在那次活动中展现出的热情、耐心与合作精神, 我也从中体验到了走出舒适区,学会了不逃避、勇敢拥抱艺术创作以及生活中不可避免的诸多困难。

 

Q: 在过去的几年里,学校老师和升学指导顾问是如何影响或支持你的?

Mr Ormandy真是再好不过的电影研究课程老师了。他一直支持并鼓励他的学生追求自己的想法,表达自己独特的创造力。他的反馈不仅使我作为一个电影制片人和故事叙述者不断成长,同时帮助我取得个人的发展与提升。也多亏了Mr Ormandy,让我了解到很多可以报名参与的电影节,比如全美高中生电影节,我们执导的《Wodehouse House Film》也正是入选了该电影节。

我还非常感谢我的升学指导老师。他们向我推荐了纽约大学的电影专业课程,我也因此参加纽约大学的暑期电影制作人研讨会,并由此获得了信心,希望在大学阶段继续讲述我热爱的故事。

 

Q: 对未来你有什么长期规划?

电影课程要求学生在指定课程和课表安排外参与大量实践工作。为此,我计划努力学习,主动与未来的同学一起筹备自己的项目。虽然我已对此有了一些初步设想,但我仍希望能够结识新朋友,与他们一同合作,让自己接触到新的想法、技术和电影作品,并不断成长为一名真正的电影制作人和故事讲述者。

 

 

Kevin Y

Kevin Y

毕业生:Kevin Y

毕业去向:芝加哥大学

专业:化学

Kevin Y

Q: 在过去几年里,你参与过哪些课外活动?这些活动是如何影响你的在校生活的?

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几个辩论和模拟联合国活动。多年来,我有幸通过这些活动认识了一些榜样人物。此外,我喜欢参加演出,这些富于创造性的活动使我的在校生活充满欢声笑语!最后,我还参与了学生会活动,并组织了一些比赛,这让我发现了自己对活动策划的兴趣。

 

Q: 课外活动在你选择心仪的大学环境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你想在大学阶段继续或尝试哪些课外活动?

大多数大学都有课外活动,而它的活跃程度对我来说是择校过程的一个主要因素,因为这通常能够反映出课外活动在大学体验中是否是核心要素。对我来说,这是十分重要的核心体验,所以我重点关注那些更加活跃且更加重视课外活动的大学院校。至于我希望在大学中做什么,除了继续表演和辩论,我还希望尝试一些之前没有考虑过的新事物!

 

Q: 在探索最适合自己的大学院校时,你考虑了哪些因素?

我个人更加注重校园文化。校园文化并不总是一个容易研究的方面,然而对我来说,大学的价值观和传统是非常重要的。我很幸运,芝加哥大学正是这样一所与我自身匹配度很高的学校。

 

Q: 在过去的几年里,学校老师和升学指导顾问是如何影响或支持你的?

学校老师塑造了我对不同学科的看法。我没办法在这里对他们所做的每件小事进行赘述,但总的来说,他们帮助我成为了一个热衷学习、乐于讨论的人。我的升学指导老师一直鼓励我去反思我做过的事情及其背后的初衷。这种自省有助于确保我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使我从中受益颇多。

 

Q: 对未来你有什么长期规划?

从专业上看,我本科毕业后倾向于继续深造,从事材料科学领域的研究。整体来说,我希望自己继续丰富自己的视野,继续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和我们目前所处的时代!

 

 

(英国院校录取为视最终IB成绩而定的有条件录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