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请您介绍一下作为北京德威家长的经历。

Ducker家的三个孩子,2007年

 

2004年,我们带着三个孩子来到北京,他们分别是9岁、7岁和5岁。我们先是让他们在另一所国际学校就读,然后在2005年8月北京德威一开学就把他们转学到了这里。

 

在接下来的五年里,这三个孩子分别就读于北京德威小学和中学。然后他们去了美国,但到美国一年后,我们决定,我的长子James最好的选择是回到北京德威继续IBDP的学业,他于2013年顺利毕业。

 

家里的四妹Dani和五弟Matthew也于2017年分别加入北京德威一年级和三年级。

 

到今天为止,如果把我家所有的孩子在北京德威的年数加起来,总共有25年了!

Duckers家的孩子们

2. 你们最初寻找国际学校时,主要的期望是什么?

我们想找一所高质量的国际学校,提供均衡的教育方式。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不仅在学术上严谨,我们过去和现在一直坚信,他们也需要在其他领域得到发展,无论是体育、音乐、艺术还是戏剧。学校表现出支持孩子个人能力的意愿和能力,这对我们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3. 北京德威当时是如何达到你的标准的?

北京德威在那个时候是新学校,所以这也是对学校的一种信任和寄托,但考虑到学校的“DNA”和我们最初的印象,我们对自己的选择有信心。伦敦的德威公学是英国一所非常受人尊敬的学校,我很熟悉这所学校,因此我们认为学校的办学风格与我们的期望是相符的。

 

4. 在你看来,这所学校在过去15年里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最大的变化是学生的结构,反映出了在北京的外籍人口的变化。这必然导致课程和教学风格的演变,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学生。我们还目睹了学生人数的增加、新校园和建筑的演变。但在其核心,我们觉得北京德威在2021年仍然非常类似于我们在2005年选择的学校,我们非常欣赏这种能力,一边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同时保持其本身的核心价值观。

 

5. 什么原因促使您家里年幼的孩子也入学北京德威?

Duckers家两个年幼的孩子

 

我们对学业上的期望和以前一样,但因为Dani和Matthew都是半个中国人,所以我们对课程的汉语部分有更高的期待。我们确实考虑了其他的选择,以确保我们没有任何遗憾,但最终,选择北京德威是一个很自然的决定。这里有很好的平台,我的三个大孩子在这里上过学,所以我们没有理由改变学校。Dani和Matthew知道他们的哥哥姐姐曾经也在这里上学,他们适应起来就容易多了。

6. 作为北京德威家长,您有什么独特的经历?

有太多独特难忘的事,我要特别提起的是James的IB毕业典礼(Joe的学前毕业也很难忘,我们从来没有类似的经历)!

James, 2013

在体育方面,我保留了我女儿Chiara在女子足球队和她哥哥James在橄榄球队比赛中的难忘照片。当然,传统的家长与学生板球比赛也留下了美好而有趣的回忆!

最近几年让我记忆犹新的一刻是James毕业后回北京度假,他为一些北京德威的学生介绍了他在圣地亚哥大学的经历,以及他的研究所需的一次海洋生物研究航行。他的弟弟妹妹Dani和Matthew那时已经上一年级和二年级,他们可以坐在现场观看哥哥的分享。他们三人在会议结束时的合照对我们来说非常特别。

难忘的瞬间

7. 用一个词形容您作为北京德威家长的经历。

一个词说不够!

 

8. 您认为您家孩子从北京德威毕业以后,学校赋予的主要生活技能是什么?

成熟和独立。

 

9. 北京德威对您已经毕业的孩子的成长有什么影响?

他们的北京德威旅程教会了他们自信、广泛的文化意识和对多样性的接受能力,以及“如何学习的技能”,这些都为他们之后的学习和大学生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0. 北京德威对您的国际教育观或总体教育观有何影响?

看到一个学校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发展,同时又忠实于其核心价值观,这是令人欣慰的。我们坚信,学校与整个旅居海外的生活方式一起,为我们的孩子创造了(并将继续创造)一个很好的平台,让他们在高等教育和其他领域取得成就,培养出自信、全面、文化融合的年轻人。